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算报 > 莫比尔县 > 正文

历史上有哪些战乱分裂时期产生的有趣小国家?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08

  人类历史上出现过很多国家,有我们熟悉的,广土众民的普通国家,有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国家,有圣马力诺、安道尔这样欧洲旧有秩序残留的微型国家,也有南奥塞梯、索马里兰这样不被承认的国家。但是“西波斯尼亚”共和国很可能是人类史上第一个

  大克拉杜沙是波黑-克罗地亚边境线上的一座小城,坐落在前南斯拉夫版图的中心地带,离克罗地亚首都萨格勒布、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等大城市都只有三小时以内的高速路车程(反而是离波黑首都萨拉热窝要走六个多小时的破烂山路)。这片肥沃的山谷历史上就是前南地区的重要农业地带,特色是以肉鸡、火鸡、兔子等种类为代表的养殖业。然而,由于激进的农业集体化和薄弱的商品流通体系,这个区域在前南斯拉夫成立初期并没能摆脱贫困,直到一个人的走马上任:

  这位老兄在1963年接手了老家大克拉杜沙的一个只有30名雇员的小型养鸡场,通过政治上的长袖善舞和对市场经济的深刻洞察,他在20多年的时间里将这个养鸡场打造成了一个拥有一万余雇员的庞大食品集团Agrokomerc。这个集团拥有前南斯拉夫境内最大的禽类养殖规模,生产从曲奇饼干到Vegedor调味料的上百种商品,营销网络遍布全欧洲,甚至打造了一个相当先进的仓储配送体系——这在经济状况不太稳定的南斯拉夫,几乎就是“神话”般的存在。

  阿迪奇赚得了大量的金钱和政治声誉,不仅是前南斯拉夫的著名富豪,也是波黑社会主义共和国的政治明星。除了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外,他将这些资源回馈给了家乡的父老乡亲,让大克拉杜沙城也过上了好日子——这座城市在阿迪奇经营的20多年中从一个贫困小城变成了南斯拉夫的“瑞士”,巴尔干地区的“开曼群岛”,除了与Agrokomerc相关的制造、商贸业之外,还发展出了颇有规模的金融服务业。阿迪奇得到了家乡民众的赞誉和崇拜,甚至获得了“老爹”(Babo)的尊称。

  然而,随着1980年代后期南斯拉夫政治、经济危机的加深,Agrokomerc的神线年底,阿迪奇的政治靠山,前波黑总统波兹德拉茨(Hamdija Pozderac)去世,在“秋后算账”当中,人们发现Agrokomerc企业存在严重的财务欺诈问题。彼时南斯拉夫内部种族对立的各派政治力量迅速抓住这个事件,将它当做打击政敌的好机会。一场政治、经济风波迅速席卷全联盟,阿迪奇也被判有罪,身陷囹圄。

  阿迪奇并没有坐太久的牢,1989年他就被释放,这时候的他达到了政治声望的巅峰——他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被腐败体制迫害的商界奇才,通过自己原有的社会关系迅速建立起了一只忠心耿耿的“先锋队”。进入90年代,南斯拉夫已经在解体边缘,中央政府几乎完全丧失了对于地方的控制能力,各个加盟共和国纷纷开始自行组织选举。1990年11月,波黑进行了第一次普选,由于波黑境内严重的种族对立,这次选举选出的是一个七人主席团(穆斯林两名,克罗地亚族两名,塞尔维亚族两名,“其他”一名),阿迪奇与著名异见人士伊泽特贝戈维奇(Alija Izetbegović)合作竞选主席团中的穆斯林席位,最终以104万票,32.6%的占比(超出第二名5%)当选波黑主席团成员。在波黑政府主席团成立之后,这七人团需要再选出一个波黑总统作为政府的总代表,呼声最高的自然是得票最高的阿迪奇。但是此公却出人意料地决定“让贤”给伊泽特贝戈维奇,甘心成为七人团当中并不太引人注目的一员。

  波黑新政府在动荡中挨过了两年,这段时间里阿迪奇和伊泽特贝戈维奇的矛盾开始凸显——世俗派的阿迪奇和更倾向于伊斯兰教义的伊泽特贝戈维奇发现彼此很难调和,阿迪奇想要有一个稳定的市场环境方便继续遥控指挥Agrokomerc闷声发财,而被政权打击了几十年的伊泽特贝戈维奇有着更浓厚的民族主义和复仇情绪。

  1991年6月25日,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宣布独立,斯洛文尼亚在短暂的十日战争后独立成功,而克罗地亚的独立战争变成了极为漫长和血腥的拉锯战。

  1992年3月1日,波黑公投宣布从南斯拉夫独立,占人口三分之一的塞尔维亚人集体抵制公投。公投风波变成大规模流血冲突,波黑内战开始。

  阿迪奇和伊泽特贝戈维奇的关系最终破裂,阿迪奇回到自己的家乡开始召集私兵,而伊泽特贝戈维奇留在了被围困的死城萨拉热窝继续指挥穆斯林族军队。

  波黑战争中的三方:穆斯林、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处于极其戏剧化的“三国杀”状态,三者都彼此结盟/背叛/屠杀过不止一次,三方旗下的军头、帮派互斗也绵延不绝,各种势力犬牙交错,城头变幻大王旗。阿迪奇的“闷声发财”梦已经破灭了,他只剩下一个“小目标”:保存自己的企业,让它活下去。

  阿迪奇在大克拉杜沙地区多年的耕耘给他留下了一块根据地和极为深厚的资本:他有足够的金钱支持一只军队,他的企业有现代化的组织形态和强大的后勤供应能力,他有狂热而忠诚的民众基本盘,他还通过商业往来与周边政权——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的高层领导都有不错的私交。阿迪奇的私兵驱逐了大克拉杜沙地区的其他势力,将这个小城真正变成了自己的小王国。借助本地的经济基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阿迪奇势力的庇护,大克拉杜沙变成了战火纷飞的波黑中的一个奇葩——明面上的Agrokomerc依然在运作,为严重饥饿的波黑和克罗地亚地区提供极为珍贵的食物来源,而地下的走私、洗钱经济更是热火朝天。

  1993年9月29日,阿迪奇在自己生日这天正式宣布从(由伊泽特贝戈维奇控制的)波黑政府独立,成立西波斯尼亚自治省,他顺手也成立了自己的“私人政党”:民主人民联盟(Democratic Peoples Union)。“背叛”了自己“同胞”的阿迪奇选择了和“异族”的波黑塞族人一方结盟共同行动,同时也和克族人一方达成互不侵犯的谅解。阿迪奇一方和塞族军队合作围困了大克拉杜沙以南,效忠萨拉热窝政府的比哈奇(Bihać)地区和驻守该地的波黑政府军第五军团(当然,阿迪奇和塞族人的结盟也有被逼无奈的成分——他的地盘是塞族人聚居区中的一个穆斯林孤岛,不和塞族人妥协,很可能会立即被灭。同时,也只有与塞族人妥协,他才能保持交通和电力,维持自家企业的正常运转)。

  比哈奇之围是整个波黑战争中最血腥的围城战之一,4800余人丧生,萨拉热窝穆斯林政府一方、塞族共和国一方和阿迪奇的私兵都犯下了一系列的战争罪行:屠杀、抢劫、强奸、虐俘等等。阿迪奇的“叛族”和“发战争财”的行为让他成了伊泽特贝戈维奇的眼中钉,从1994上半年开始,穆斯林军不断发动攻势,试图解围比哈奇、消灭阿迪奇的小王国。

  1994年8月下旬,包围圈里面的穆族军队策划了“老虎行动”(Operation Tiger),借投降谈判为名义,让阿迪奇放松了警惕,甚至开始和穆族一方也做起了生意。得到补给恢复实力后的穆族第五军团突然跳反,袭击阿迪奇和塞族人的军队,成功将阿迪奇赶出了大克拉杜沙。但是穆族军队在视阿迪奇为神的大克拉杜沙城并没有群众基础,他们也没能成功打破比哈奇包围圈获得外界补给,阿迪奇在休整之后卷土重来,在1994年年底用“蜘蛛行动”(Operation Spider)夺回了自己的老家,顺便将国名改成了“西波斯尼亚共和国”。

  然而,即便回到了大克拉杜沙,阿迪奇的势力也已经元气大伤。他的经济支柱Agrokomerc停止运转,生意网络濒临崩溃。更要命的是,他的靠山——波黑塞族共和国在1995年初的总攻击进行并不顺畅,又在1995年7月犯下了震惊世界的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事件,随后遭至的北约轰炸彻底击碎了塞族一方的军事能力。克族人和穆族人趁机在1995年8月发动总反攻“风暴行动”(Operation Storm),解除了比哈奇的围困,也决定性地消灭了阿迪奇的主力部队。

  1995年8月7日,阿迪奇的大本营大克拉杜沙城陷落,西波斯尼亚共和国灭亡,并在1995年底签署的《代顿协议》中被归入波黑穆克联邦部分。阿迪奇最终还是成为了伊泽特贝戈维奇的手下败将。他逃亡克罗地亚,在得到了自己的老顾客,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Franjo Tuđman)的庇护后,定居在克罗地亚海滨城市里耶卡(Rijeka),在波黑局势稳定后,他重操旧业,继续着自己遥控指挥大克拉杜沙的惬意生活。

  1999年,图季曼在总统任上逝世,阿迪奇又一次重复了十多年前的命运:靠山倒台,被秋后算账,被关进大牢。2002年,阿迪奇因为战争罪行而被判处15年徒刑,关进了克罗地亚的一座监狱。

  从2002年到2012年,阿迪奇坐了十年大牢。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加入了欧盟,巴尔干地区的经济触底反弹,阿迪奇的老对手和老伙伴们一个一个逝去,而他自己的企业Agrokomerc也被政治对手们分而食之,又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丧失了竞争力。然而,有一件事情始终没有变化,在阿迪奇的老家大克拉杜沙,他依然是人们心中的神,他的党羽们依旧牢牢控制着这片地区的政治,每年9月29日他的生日当天,人们都会举行游行庆祝,甚至集体驱车前往他所在的监狱去看望他。

  2012年,阿迪奇被释放,他回到自己的老家,重组了自己的政党,又一次投入到了政治生活当中。但是这一次,他已不再有曾经叱咤风云的资本做后盾了——他的企业Agrokomerc主体已被重组,成为波黑AS Group食品集团旗下的子品牌,大克拉杜沙城也从“南斯拉夫的瑞士”退回了边远小城,贫困交加的状态。

  2016年,阿迪奇以48.1%的得票率当选大克拉杜沙市市长。他已经78岁了,这个市长的职务很可能会是他政治生涯的最终章。

  “老爹”阿迪奇从大克拉杜沙崛起,最后又回到大克拉杜沙,而他所植根的这座城市也跟着他的脚步经历了过山车一般的历程。这种充满魔幻色彩的悲剧,大概也算是现代巴尔干历史的一个不错注脚。

  看到了督工@马前卒提到了末年的拜占庭帝国……那么怎么能不提到特拉比松帝国呢?这个小国家蜷缩在黑海东南一角,却以拜占庭帝国正朔自许;作为一个希腊人东正教国家,却在众多突厥人伊斯兰教国家的包围间苦撑了近260年;在君士坦丁堡陷落8年之后,它的国祚也宣告结束。

  ----------------------------------------

  1204年4月初,科穆宁家族两个年轻的兄弟——阿莱克修斯(Alexios I of Trebizond)和大卫(David Komnenos)从格鲁吉亚出发,攻占了特拉比松城。阿莱克修斯自立为帝,特拉比松帝国建立。两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取得如此进展,固然有第四次十字军围困君士坦丁堡(请注意,此时君士坦丁堡

  陷落)、得到格鲁吉亚的支持(他们的母亲是当时格鲁吉亚女王塔玛尔Tamar of Georgia的妹妹,换言之他们是这位女王的外甥)等因素的助力,但最重要的原因在于1183年以降,拜占庭帝国二十余年的混乱政局使得中央政府对于地方的控制力大大削弱;开启这“乱政时代”的是安德罗尼科斯一世·科穆宁(Andronikos I Komnenos),在瞎折腾方面这位仁兄堪称拜占庭王莽,并于1185年死于首都民变(同时也终结了科穆宁王朝对拜占庭帝国104年的统治)。在民变的混乱中,安德罗尼科斯两个年幼的孙子被带到了格鲁吉亚。没错,就是阿莱克修斯和大卫。

  如果在往常,兄弟俩建立的国家最多就是个叛乱政权。但就在这年4月13日君士坦丁堡陷于十字军,拜占庭帝国灭亡,在其废墟上建立起了所谓的拉丁帝国。原来的正朔没了,特拉比松帝国便堂而皇之地自命起了正统,统治者毫不客气地自诩为“罗马人的皇帝”( Emperor and Autocrat of the Romans )。即便是1261年尼西亚帝国光复君士坦丁堡,科穆宁家族重夺拜占庭帝国皇冠的希望破灭,它的统治者仍以“整个东方、伊比利亚与海外领土的皇帝”( Emperor and Autocrat of the entire East, of the Iberians and the Perateia )自称,关起门来继续当自己的皇帝。

  ----------------------------------------

  由于地理位置上靠近波斯(尤其是大不里士),特拉比松城很早就作为丝绸与香料贸易的中转港,积累了大量财富。1258年,旭烈兀麾下的蒙古人将巴格达变成了一片废墟,使得丝绸之路原先经巴格达-安条克进入地中海的路线彻底瘫痪,只能取道亚美尼亚或幼发拉底北上,再穿过本都山脉到特拉比松进入黑海。特拉比松帝国借此对来往商旅收取大量厘金(希腊语kommerkion,意思似乎是“商品税”)。彼之蜜糖吾之砒霜,给了阿巴斯王朝致命一击的蒙古人却使得特拉比松帝国更加富庶。

  富庶带来的肯定不只是艳羡,尤其是在缺乏威慑力量的时候。特拉比松帝国的军队很明显不足以捍卫自己拥有的财富:

  ...the largest recorded Trapezuntine field army, assembled in 1366 to impress the Amir of the neighbouring Aq Qoyunlu (White Sheep Turks), actually totalled only about 2,000 men. Other evidence confirms that Trebizonds armies were invariably small, including a Moslem account of

  1350 that describes its soldiers as few in number and ill-equipped.

  指望用这么一支仪仗队去和各路强敌玩命显然是不可能的。帝国能够存在两个半世纪,得益于两大因素,其中之一即是地形。本都山脉(Pontic Mountains)如同栅栏一样保护着帝国的心脏——狭窄但肥沃的黑海沿岸平原;同时也将内陆地区分割得支离破碎,阻碍大规模行军,并且为后勤增加难度;防守一方则只需要守住几个山口,就至少可以把进攻方耗死。

  富庶、遥远,还是当年那个老大帝国的余脉,特拉比松帝国也就合乎情理地成为了同时代西欧人的梦想乡,或者说一个符号:

  他要去做个游侠骑士,披上盔甲,拿起兵器,骑马漫游世界,到各处去猎奇冒险,把书里那些游侠骑士的行事一一照办……这可怜家伙梦想凭双臂之力,显身成名,少说也做到个

  ----------------------------------------

  特拉比松帝国能够得以存续的另一大因素是外交,或者说站队。帝国很早就承认了鲁姆苏丹国的宗主权(不是没打过,而是打不过,1214年的西诺佩围城战不但使帝国丢掉了西部领土,皇帝本人还沦为了战俘);而到了1243年,帝国随鲁姆苏丹国在Köse Dağ战役中被打得满地找牙,于是宗主权又转移到了蒙古人(及其后的伊儿汗国)手上。

  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即便是在这么一个袖珍国家中也存在着路线之争:帝国内部有所谓的亲拜占庭(当时正统治着君士坦丁堡的帕列奥略王朝)派与本地贵族组成的本土派。文斗分不出胜负那就搞武斗,于是就有了1330-55年间断断续续的内战,其中充斥着的各类阴谋完爆宫斗剧:帝国在25年间换了8位统治者,1位皇帝在统治了8个月后被废黜并遭处决,1位皇帝被毒死;之后更是出现了连续两位女主当国和儿子被废老子继位的狗血剧情。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后,帝国已是积重难返。

  国力的崩颓使得统治者不得不另谋出路,尽可能地拉拢同盟,以应对虎视眈眈的觊觎者们……于是美貌的公主们就有了“用武之地”。英国拜占庭学家Donald Nicol就写到:

  Most of the emperors were blessed with a progeny of marriageable daughters, and the beauty of the ladies of Trebizond was as legendary as the wealth of their dowries.

  最典型的如阿莱克修斯三世(Alexios III of Trebizond,内战在他的统治期中结束),把自己的5个女儿全部外嫁,除长女嫁给格鲁吉亚国王外,其余全部嫁给了周围的突厥人小国家的统治者。他的几个女婿中,有一个就是白羊王朝(上面提到过的Aq Qoyunlu)的建立者。特拉比松帝国和白羊王朝将在此后数代人的时间中维持这种特殊关系。

  和亲并不能挽救帝国的颓势,更何况宫斗剧还拍了续集。阿莱克修斯三世之后的连续两位皇帝都是非正常死亡,头号嫌疑人则都是他们的儿子(也就是下一任皇帝)。帝国的最后一点力量也在内耗中消磨殆尽。奥斯曼帝国在1453年攻占君士坦丁堡后,终于将目光投向了特拉比松。1461年,在处于绝对优势的奥斯曼军队水陆两路包围之下,退无可退的末代皇帝大卫·科穆宁献城投降;与帝国维持着世婚关系的白羊王朝却选择了袖手旁观。

  1462年。是一个佛罗伦萨制造的储物盒( cassone )外壁的装饰画。图中特拉比松方面的士兵戴着饰有羽毛的高帽子,而土耳其人则戴着头巾。除此之外双方的武器、服饰几无区别。

  (图片出处:Cassone with painted front panel once thought to depict the Conquest of Trebizond,该储物盒现存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大卫·科穆宁是在得到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关于他人身安全的承诺后才投降的。苏丹给了他位于色雷斯一个河谷中的庄园,岁入30万Akçe银币。但由于大卫的拜占庭帝国皇族后裔的身份具有太过强烈的象征意义,穆罕默德二世最后还是找到借口,于1463年11月1日将其枭首示众。一起被处决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

  西奥多罗公国。这是特拉比宗帝国身上分裂下来的一个小型国家,一直撑到了1475年才被灭亡。

  似乎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有西奥多罗公国啊。这个国家最早是拜占庭帝国的赫尔松诺斯军区,后来在1204年拜占庭第一次灭亡之后,被由此分裂而出的特拉比宗帝国统治,大约14世纪后期,从帝国中分裂而出,形成一个小型公国。其主要居民为希腊人,克里米亚哥特人还有鞑靼人,斯拉夫人等。最后灭于奥斯曼帝国之手。

  魏晋南北朝时期,氐族杨氏在甘肃、陕西、四川交界处创立的“国家”。因地处仇池山而得名。

  三国时期,氐人杨千万率其部众定居于仇池山,受曹魏封为“百顷王”(因地有百顷得名)。他的曾孙杨茂搜自称辅国将军,始建仇池国。后来由于内乱(这么大点地方也内乱争权),国力日弱,被前秦亡国。

  淝水之战前秦战败,氐人杨定趁机复国,史称后仇池国。后来由于连年灾荒,为了摆脱困境,接连向刘宋以及北魏用兵,均以失败告终。大家可以看一下上面的地图,仇池国选择了周围最大的两个国家主动用兵,简直real有勇气。

  最后,刘宋终于受不了仇池国蚊蝇般的滋扰,在某一次仇池国进攻益州时,顺手反击了一下,仇池国遂灭。

  1.仇池国定国于仇池山,而据某些学者考证,仇池山就是《山海经》中的常羊山。就是刑天舞干戚那个常羊山。

  刑天与帝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2.仇池国国主的名字都很好玩:杨千万、杨飞龙、杨难敌、杨难当、杨智慧、杨辟邪。著名的杨大眼也是仇池后裔。

  王莽时期天下大乱,有个宁夏人卢芳自称是汉武帝的曾孙迷惑人心。甚至得到了更始帝的任命做了骑都尉。

  等到更始政权灭亡,安定郡的豪杰共同拥立卢芳为上将军、西平王。并且派人去西羌和匈奴希望能结亲修好。

  匈奴单于对这样一位“汉室”后代表现的颇有兴趣,估计是想到匈奴中衰那么久,现在风水轮流转居然轮到汉室后裔来投靠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能不搞点事情,自己也享受一波中兴之主让大汉称臣的感觉!

  之后几年,这位匈奴册立的“汉帝”卢芳与五原人李兴等联盟,逐渐占有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郡,并置守令。卢芳定都九原县(如今属山西忻州)。

  不过很快光武帝刘秀就崛起了,数次征战后卢芳众叛亲离之下不得已逃入匈奴。虽然之后卢芳也南下归顺,甚至被光武帝封为代王。但终究觉得惴惴不安,于是带着妻子儿子再次逃亡匈奴,最后就病死在了那里。

  自从隋炀帝在江都被杀后,萧皇后带着残存的隋朝皇室成员流离辗转到了窦建德那里。巧的是当时突厥可敦是隋朝义成公主。于是在义成公主的安排下,突厥把萧皇后和隋朝皇室齐王的儿子杨政道一群人接到定襄,重建了一个隋国。

  处罗可汗拥立杨政道为隋王,把隋末大乱中逃入突厥的隋朝百姓全部交给杨政道管理,并行隋朝正朔,置百官。

  之后处罗可汗感念隋朝当年帮助他父亲夺位的恩德,还曾想出兵攻取并州给杨政道,无奈未发兵先病逝了。

  直到唐太宗贞观四年,李靖千里奔袭灭东突厥,杀义成公主。萧皇后和杨政道才带着传国玉玺返回长安,之后杨政道在唐朝做官,也算得了善终。

  有意思的是唐太宗曾经听魏征说起隋炀帝活着的时候非常不放心齐王杨暕,总是派宦官察看,听说他摆宴饮酒,就说‘他做成什么事这么高兴’?听说他忧虑憔悴,则说‘他别有企图故而如此’。唐太宗就笑着说:朕如今对待杨政道,远超过当年隋炀帝对待齐王杨暕啊。

  石敬瑭当年灭后唐之后,也搞了个二王三恪。让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儿子许王李从益延续唐的祭祀。

  等到契丹灭了后晋,契丹主曾与唐明宗约为兄弟,于是就决定扶持李从益建立傀儡政权。

  不过此时后汉高祖刘知远已经起兵,李从益想召集人抵抗,他母亲王淑妃却说“亡国之后,怎敢与别人争天下?”派人上书迎接后汉高祖。后汉高祖听说李从益曾召高行周商议守卫,不但不肯来反而派人先入京城杀王淑妃和李从益。王淑妃临死大喊:“我家母子有什么罪?为何不留下我儿子使他每年寒食节拿一盂饭酒到后唐明宗坟上祭祀。”听见的人都感到悲伤。李从益死时年仅十七岁。

  咳咳,这个可不是清朝那个太平天国,是东晋时期在山东的南燕国境内由王始建立的一个宗教国家。

  重点来了,作为反贼王始肯定难逃一死。但他死前依旧坚决不改帝号,真乃壮士也!

  始答曰:“太上皇帝蒙尘于外,征东、征西乱兵所害。惟朕一身,独无聊赖。”

  的问题(“孤星共和国”为何最终和美国合并? - Shan Ye 的回答)。实际上,除了德克萨斯“孤星”共和国以外,美国本土(不包括夏威夷)的各个州里面,还有1.5个是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加入联邦的,其中这“1个”就是新英格兰地区的佛蒙特州。它的前身是

  。这个绿山共和国的知名度比孤星共和国还要低,面积也小,生于战乱时期,而且也很有趣。

  ,它加入美国之后没有单独成为一个州,而是成了今天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小部分。(其实还有个加利福尼亚共和国,但那个国家存在时间只有20多天,所以就不算在内了)

  佛蒙特共和国的诞生,实际上是被它的两个邻居——纽约和新罕布夏——给逼出来的。1727年,英国的马萨诸塞殖民地沿着康涅狄格河北上,驱逐了当地和的阿布那基人、易洛魁人和莫西干人等印第安部落,占领了康涅狄格河与尚普兰湖之间的土地,大大地稳固了新英格兰的后方。然而,英国的这13个殖民地虽然名义上都听英国的,但实际上都各怀鬼胎,互相之间很不对付。康涅狄格河上游这片资源丰富的大森林,同时被周围的纽约殖民地以及新罕布夏殖民地给看上了。于是,对于这块土地的归属权,纽约、新罕布夏和马萨诸塞之间吵了很长时间的架。后来马萨诸塞觉得无聊,就退出了,剩下纽约和新罕布夏继续吵,吵到快要动手开打了。但是实际上,那片地区也是法国人的势力范围,属于英法争议的灰色区域。忌惮着法国这个共同的威胁,纽约和新罕布夏还是尽力按奈着怒火,只是嘴上吵,并没有出手真打。

  但是光吵架不解决问题,于是新罕布夏就做出了实际行动。1749年,新罕布夏殖民地开始向殖民者们出售康涅狄格河到尚普兰湖之间区域的土地。很多移民纷纷前来购买土地,新罕布夏因此闷声发大财,赚了很多钱,也稳固了自己在当地的地位。前来购买土地的人中,有一位耶鲁大学的校友,名叫伊杉·艾伦(Ethan Allen)。他花了不少钱,向新罕布夏购买了大约400公顷的一大片土地。

  新罕布夏发财了,纽约可就生气了:你凭什么就私自买卖我们的土地?于是纽约一气之下,就把新罕布夏给告上了法庭。两个殖民地闹别扭了,英国国王乔治三世亲自出来调停。新罕布夏殖民地是由一位普通船长创建的,辖区内除了花岗岩,也没有什么别的拿得出手的特产,因此在乔治三世眼里基本就是无足轻重。纽约可不一样,它最初第五任约克公爵的封地,而且这位约克公爵后来还当过英国国王,就是詹姆斯二世。作为先王的领地,纽约殖民地出身高贵不说,而且经济发达,还拥有纽约城这个重要的港口,因此纽约在乔治三世的眼里就是掌上明珠一般。

  如此一来,这官司也不用打了,乔治三世自然是偏向纽约的,他宣布这片争议地区归纽约所有。于是纽约就高高兴兴地去接收了这片土地,新罕布夏带着钞票灰溜溜地走了。占了这片新土地,纽约自然也想像新罕布夏那样大赚一笔。可是,好一点儿的土地都已经被新罕布夏给卖出去了呀,这可怎么办?纽约做得比较绝:新罕布夏卖的地,我们一概不承认。要想在这里当地主,必须从我们纽约这里购买土地。

  这一下可就在那些买了地的人群之间炸了锅:你们两家殖民地争夺土地那是你们的事,我们可是真真正正花钱买的土地,字据都在呢,怎么能说不认就不认呢?!纽约可不管,反正纽约财大气粗,后台又硬,总之就是不认:你们要闹找新罕布夏闹去,是他们非法卖的地,关我们纽约什么事。

  这群人又找新罕布夏闹了半天,可是新罕布夏正憋着一肚子气呢,自然是不理会的。

  1763年,英法七年战争(法印战争)结束,战败的法国正式退出了尚普兰湖附近的地区。没了法国这个共同敌人的威胁,纽约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欺负新罕布夏。他们开始强行收回土地了。这下就把事情闹大了,这群人中间出了个挑头的,就是前面说到的耶鲁大学校友艾伦。这个人性格古怪,脾气暴躁,他去新罕布夏买地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在康涅狄格混不下去了。艾伦站了出来,说我们花出去的钱,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纽约和新罕布夏都不讲理,那我们也不讲理,自己单干得了。

  艾伦这么振臂一呼,这群买了地的人都纷纷响应。于是他们成立了自己的武装,取了一个非常前卫的、像偶像组合一样的名字,叫做“绿山男孩”(Green Mountain Boys)。为什么叫绿山呢?因为康涅狄格河上游到尚普兰湖之间的这块地方最初其实是法国人先发现的。法国人抵达的时候,发现当地阿巴拉契亚山上是绿油油的一大片森林,因此就把此地叫做Vermont,即“绿山”。后来的佛蒙特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艾伦虽然脾气暴躁,但人格魅力也是有的,这个绿山男孩组织很快就壮大了起来。这时候纽约派人到佛蒙特收地、建设房屋。艾伦则带着绿山男孩去打劫搅局,把这些纽约人全都赶了回去。纽约发出“海捕文书”来通缉艾伦,结果非但没抓到艾伦,反而让艾伦越做越大。后来艾伦的绿山男孩有了自己的旗帜、口号、管理体系,成立了负责勘测土地的“洋葱河公司”,甚至还发行了货币。新罕布夏和马萨诸塞一看这种情况,觉得这是“收复失地”的机会,于是也发兵找纽约闹别扭,同时也都找艾伦谈判,说要支持他的绿山男孩。结果艾伦把这两方都骂了回去,说这片土地不是纽约的,也不是你们的,你们谁也甭想打什么主意。在那之后,纽约、新罕布夏、马萨诸塞和绿山男孩四方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几乎就要爆发武装冲突。

  这时候,时间到了1775年,美国的独立战争爆发了。为了对付英国这个公敌,这几个殖民地就暂时搁置了争议,组成了大陆会议,一致应对强敌。最初的时候,殖民地的大陆军和英军在东海岸打了几仗,结果都不理想。更要命的是,英国的援军正从魁北克和加拿大向南开进,杀向殖民地的后方。在这种紧迫的情势下,艾伦的老家——康涅狄格殖民地——想到了艾伦和他的男孩们。康涅狄格就请大陆会议去邀请艾伦也参加独立战争,帮助防守北方。

  艾伦考虑之后,觉得可以趁机增强自己的影响力和实力,于是就答应了康涅狄格。他带领绿山男孩加入了殖民地的大陆军,帮助大陆军去攻打了尚普兰湖附近(纽约境内)的提康德罗加要塞,获得了一场关键胜利。绿山男孩一战成名,成了一支举足轻重的劲旅。之后,随着战局的转变,大陆军开始转守为攻。于是,艾伦就率领绿山男孩继续北上,远征加拿大,想要主动出击。结果这一仗没打好,在大陆会议派来的人的干涉下,艾伦先是失去了对绿山男孩的指挥权,然后又在长岬之战中被英军俘虏了。英国人把艾伦关在监狱里,但后来发现他并没有直接去参加大陆会议,以为他相当于只是个雇佣军“,所以过了两年英国人就把他放了。

  虽然艾伦被俘了,但是他的绿山男孩仍然还是一支实力不小的军队,托马斯·席腾登(Thomas Chittenden)成为了新的领袖。在1776年,十三个殖民地的代表在费城签署了《独立宣言》,从此美国就诞生了。当时的席腾登也参加了大陆会议,他希望绿山男孩也能作为第14方去签署《独立宣言》。然而由于绿山男孩并非一个单独的殖民地,而且又和纽约等几个殖民地有过节,再加上领导人艾伦又被俘了,因此大陆会议没有重视他们的声音。

  绿山男孩们很不满:我们帮你们镇守住了北方,立了这么大的功,合着你们根本看不起我们呀!既然你们不带着我们一起玩,那我们就自己玩好了。于是在1777年1月,绿山男孩和当地28个小城的官员开了个会,然后就宣布独立,成立了佛蒙特共和国,也叫做绿山共和国,席腾登成了第一任共和国官员。

  1778年,艾伦被英国人释放,回到了佛蒙特。回到家后,他发现他的两个兄弟在他被俘期间都战死了。这对艾伦的打击很大。但是艾伦的影响力还在。虽然国家领袖之位属于席腾登,但艾伦也成了佛蒙特共和国的领导人之一。这时候的独立战争还在继续,但佛蒙特共和国则退出了战争,关起门来座山看虎斗。

  这期间,佛蒙特共和国还是有了不错的发展:他们拥有了自己的货币、自己的最高法院、自己的邮政体系、还有了自己的宪法。美国直到1787年才立宪,但佛蒙特共和国刚一成立,就开始设立宪法。而且,这个宪法里面还把废除奴隶制给写了进去,因此佛蒙特共和国是北美洲第一个废除奴隶制的国家。

  佛蒙特虽然独立了,还有了宪法,但没有受到任何其他国家(包括英美)的承认。艾伦也知道佛蒙特毕竟实力和地盘都有限,自己玩是很难一直玩下去的。他和席腾登一样,也是希望佛蒙特能加入美国的。他前往大陆会议游说了很多次,但都因为纽约的强烈反对而没能成功。于是艾伦又想到了英国。佛蒙特的北界和魁北克接壤,而魁北克并没有参加大陆会议,是英国的地盘。于是艾伦又去找英国谈判,说能不能让他们回到英国的怀抱里。但是在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了,英美两国签署了《巴黎和约》,英国承认了美国的独立。由于担心吞并佛蒙特会进一步引发矛盾,因此战后急需调整休养的英国不愿意躺着个浑水,也没有要他们。

  这就很尴尬了,英美两国都不要,但又都不承认它,佛蒙特共和国只能继续自娱自乐。1789年,席腾登期满卸任,最高法官墨西斯·罗宾逊(Moses Robinson)成了第二任共和国官员。但是罗宾逊当元首的时候并没有取得什么重大的政绩,倒是在当元首期间,美国新罕布夏的达特茅斯学院和康涅狄格的耶鲁大学先后给他送来了荣誉学位。

  罗宾逊只当了两年官员就卸任了,席腾登重返办公室,成为了第三任共和国官员。席腾登再度当选之后,意识到佛蒙特共和国必须要找一个最终归宿,而最靠谱的归宿还是加入美国。他也知道,佛蒙特要加入美国,最大的障碍就是纽约。只要纽约点头,加入美国这事儿就好办了。于是席腾登就派人去找纽约谈判,做出了一些让步,费尽口舌,终于获得了纽约的许可。

  1791年,佛蒙特共和国的议会进行投票,以几乎全部赞同的票数,同意无条件加入美国。美国这边也同意了佛蒙特的加入。于是,佛蒙特就成为了美国的第14个州。佛蒙特的宪法成为了州法,保留至今。席腾登继续管理佛蒙特,由共和国官员变成了第一任州长,最后死于任上。罗宾逊也继续在佛蒙特州担任官员,但后来他成了无政府主义者,辞职后在佛蒙特安度晚年。艾伦因为嗜酒如命,没能等到佛蒙特加入美国这一天便去世了。

  佛蒙特“绿山”共和国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国家,在战乱中诞生,在和平中消逝,前后存在了14年的时间。虽然始终没有得到其它国家的承认,但它是不折不扣地存在过,而且主流学者仍然把它当做是北美洲第一个废除了奴隶制的独立国家。它的历史影响也很深远,后来南北战争时期,佛蒙特州的军队就是以“绿山男孩”为名参战的。直到现在,佛蒙特州还有个名叫“第二绿山男孩”的组织,以及还有一些呼吁佛蒙特州重新独立的人。

  比起德克萨斯“孤星”共和国,以及佛蒙特“绿山”共和国,这个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就更少有人知晓了,而且它存在的时间也更短。孤星存在了10年,绿山存在了14年,而西佛罗里达只存在了几个月。

  西佛罗里达共和国(Republic of West Florida)的国旗

  这个国家的历史很短,满打满算只有半年时间,但过程却非常乱。简单地说就是,在殖民时期,英国、西班牙和法国对新奥尔良到佛罗里达半岛之间、北纬31度以南的狭长区域(即西佛罗里达)一直都有主权争议。随着路易斯安那地区数次易主,以及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西佛罗里达的归属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尖锐。

  曾经法国占领了密西西比河西部的广大地区(即路易斯安那地区),以及密西西比河口和附近地区(包括新奥尔良以及莫比尔)。后来法国在七年战争中失败,将这些区域全都划给了西班牙。1800年,拿破仑从西班牙手里夺回了路易斯安那地区,但西佛罗里达并不在内。1803年,美国完成了对路易斯安那的收购,从法国手里买下了这一大片地区。但签订条约的时候,西佛罗里达的归属问题成了一个难解的麻烦。于是,美国、西班牙和法国(甚至还有英国)都纷纷拿出以前的条约,咬文嚼字地研究条款,然后都找到佐证,说西佛罗里达是自己的。

  然后这几个国家就开始争吵。当地的居民大多数是美国人和英国人的后裔,但却驻扎着西班牙军队,实际上还是西班牙的地盘。这些居民对这种无休止的争吵感到担忧,觉得几个大国在这么吵下去,早晚会开战,那样的话自己的家园就会遭殃。于是在1810年6月到9月,当地的居民以及一些地方上的美国雇佣军开了几个会,宣布了起义,自己独立建国,脱离西班牙,成立了西佛罗里达共和国,自己的家园自己说了算。

  这个国家匆匆忙忙地就宣布了独立。它的疆域实际上很小,其主张领土主要是今天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和阿拉巴马三个州的南部狭长区域,而实际控制领土只有路易斯安那的一小块(今天的路易斯安那州大致是个L形,而西佛罗里达的领土就是L的那一横的上半部分,即州府巴吞鲁日附近)。起义军进攻了巴吞鲁日和莫比尔。攻击巴吞鲁日的行动成功了,但是进攻莫比尔的行动由于人数太少而失败了。

  和孤星共和国以及绿山共和国长期“没人要”不同,当时的美国总统詹姆斯·麦迪逊得知西佛罗里达独立后,马上就有了吞并它的想法。麦迪逊总统希望尽快出兵将其占领,但国会不同意直接出兵西佛罗里达,因为国会担心此举会进一步激发美国和西班牙的矛盾,甚至引来英法的不满。同时国会也不知道西佛罗里达自己的态度。

  虽然国会不同意,但是麦迪逊总统并不放弃。他不想错失这个扩大领土并且控制密西西比河口的机会,于是就派了两名助手,去西佛罗里达摸清形势,并公开宣布支持西佛罗里达的起义。美国的公开支持,反而引发了起义军内部的矛盾。西佛罗里达共和国是急匆匆起义建国的,起义军内部很多人实际上是稀里糊涂就起义了。所以起义之后,这些人有的是亲美的,有的是亲西班牙的,还有的是独立派。三方就西佛罗里达的未来归属争得不可开交。

  趁着这个内乱,麦迪逊总统当机立断,于10月份派出美军进入了西佛罗里达,宣布将其并入了美国。由于这个共和国面积太小,因此也没有得到单独成立一个州的待遇,而是被分散归入了两个不同的territory。后来成为了路易斯安那州的一部分。

  但此时,西佛罗里达还是乱哄哄的。美国出兵占领了西佛罗里达,连西佛罗里达自己都不知道。11月,西佛罗里达共和国选出了国家元首——曾经在法国当过领事的斯基普威斯(Fulwar Skipwith)。斯基普威斯上任后,还发兵击败了“境内”残存的西班牙军队,稳定了疆域。直到12月份,美国派来的官员才赶到那里,正式接收了这片区域。

  所以这个西佛罗里达共和国就是个稀里糊涂地建立,又稀里糊涂地消亡的小国家。

  战国后期,秦楚争夺黔中,楚将庄蹻先占枳地,再沿江(有学者认为应沿延水)一直打到滇池一带,按司马迁的话说就是以兵威定,属楚了。但好景不长,秦军很快就夺回黔中,滇地遂与本土隔绝,自成一国。夜郎自大这个典故大家应该都熟,其实最早问汉使“汉孰与我大”的是滇国。

  )历经数次迁徙,在骆越之地称安阳王,遂立国。有关安阳王的事迹,说法吼多,径采辛德勇一说。即立国于秦末,与秦国驻象郡的武官一国两制,享国仅三年,因南越所施诡计而出亡海外。领土为秦象郡南部的骆越聚居区,约当西汉的交趾、九真与日南三郡之地,见

  。秦灭赵的过程中,赵公子嘉偏安代郡,称王以图自保,终不敌秦国虎狼之师而亡。位置如

  。按后汉书所载,东汉后期,檀石槐治下的鲜卑联盟因人口增加,出现食物供给不足的情况。鲜卑人不会捕鱼,干望着乌侯水里的鱼而吃不到,听闻倭人精通捕鱼之道,出兵倭人国,夺了千余家人口,安置到乌侯水两岸。倭人国,是后汉书中的写法,三国志里记作汗人国,清人惠栋以为,

  “惠栋曰:《魏书》作汗人。栋谓汗当作汙,与倭同音。汙本作洿,与汗同。《一切经音义》二引《字林》:汗,秽也。”

  倭人国地望不详,马长寿认为在大陆东海岸,王建新则将之与濊等同起来。至于乌侯秦水的比定,亦有异说,谭图考证为今老哈河,位置见

  这条答完了才发现,不符合因战乱分裂而产生的规定。其实还挺有趣的,画面感很足,看着鱼却吃不到,然后去找人帮忙

  。宋史记为马韩种后裔,现代学者倾向于是渤海遗民所建。其兴、亡年份并无明确记载。定安国与宋朝交好,一度结为联盟,共谋伐辽。其疆域范围尚不能确定,但当能靠近鸭绿江,见

  )。有老司机提到东辽,东北当时还有个东夏(又称东真或大真)并立,山东则有红袄军势力,皆为蒙古“腰斩”金国之后的产物。这些势力的位置见

  。1671年,广东海康人鄚玖为避清兵,率族人出海,在河仙地区(当时属高棉)开拓势力,名义上向广南的阮主称臣,西方人称之港口国。

  线年,德国在前一年慕尼黑阴谋得逞以后(上图的红粗线年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边境——趁火打劫了一块下去),觉得对波兰开战要三面包围才行,于是着手吞并捷克斯洛伐克。

  第二天,以乌克兰人和卢塞尼亚人占多数的喀尔巴阡-乌克兰宣布“独立”。当天,国家就遭到了匈牙利的入侵。

  后来斯洛伐克成了德国的傀儡(又被贪心不足的匈牙利啃了一口肉下去),原来捷克(除苏台德)建立了“波西米亚-摩拉维亚保护国”,而我大喀尔巴阡-乌克兰,就这样亡了……

  苏联红军解放东欧以后,这块土地被划给了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45.6.20),今天是乌克兰的外喀尔巴阡州,也是乌克兰最西端的领土。

  事情是发生在五代十国时期,众所周知,唐末黄巢起义之后,北方先后有梁唐晋汉周五个朝廷,南方同时并存有九个小国,再加上位于山西、延续后汉朝廷的北汉小国,一共约么有十个可以数得上的国家,因此就称为五代十国。在南方诸国林立的局面中,也有国中之国,国土面积五个县城,存在时间一年,国君称帝、改元、立皇后、封百官,煞有其事。也就是传说中的殷国。

  殷国的建立者,也是唯一的皇帝,可能是中国古代历史中有过完整政权的在位时间最短、国土面积最小的一个“帝国”的皇帝——王延政。然而,这个国家连“十国”之一都算不上,只能算上十国之中南闽国的一个国中之国。

  南闽的建立者王潮、王审知和十国大多数草创者一样,抓住了时代的机遇,割据一方。王审知算是个很厉害的人,当时被朱温把持的唐朝朝廷任命为了武威节度使,还封了郡王,占据福建之地,俨然也是割据天下一方的枭雄。但南闽和十国中的马楚政权很像,从建立到衰弱到灭亡,两个政权简直如出一辙。两个政权衰弱都是因为君死子争位,马楚政权是一堆内乱的叫马希X,南闽政权一堆内乱的王延X,马希X都是马殷的儿子,王延X都是王审知的儿子。

  其中未来大殷国的建立者王延政就是王审知的一个儿子。王审知死了之后,王延翰、王延钧相继,王延钧去了之后,王延曦继位,成了武威留后。王延曦这人目测水平一般般,在位期间做的荒唐事不少,最典型的就是卖官。王延政就把握住了机会,利用自己把守的建州之地,成功割据,和王延曦的闽国政权相争。

  从公元940年到942年,南闽王延曦和割据的王延政打了两年,其中南唐、吴越两个十国中的国家还时不时插手。到了公元942年,王延政也是野心不小,觉得自己靠着纵横捭阖之术抵挡住了王延曦的进攻,就在建州称帝,国号大殷,改元天德,把境内两个县改成了州,这样殷国也算是一个有两州三县的帝国了..另外还立张氏做了皇后,潘成佑做了同平章事(宰相),杨思恭仆射(也是宰相),俨然一个完整的小朝廷。

  不过王延政这人格局也就这样,有点资本就想嚣张。在大殷国建立的第二年,闽国内乱,王延曦的部将一刀剁了王延曦,闽国内的将领就拥立王延政成了闽国的国君,殷国也就不灭而亡了。但是王延政虽然不是皇帝了,实际权力却大了起来。可惜担任闽国国君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建树。由于闽国连年内乱,国力衰弱,被十国中的另一个南唐派人率兵给灭了。

  但是南闽国的历史没有结束。就像马楚被南唐灭了之后,周氏武平政权代而自立;南闽被灭了之后,原先的土地被吴越国趁火打劫了一部分,剩下的一丢丢也是乱的不可开交。

  首先是南唐攻闽期间,王延政还在处理国内的内乱,派漳、泉州的长官对付国内的另一股割据势力李仁达(这人改名过N次,以后全叫李仁达)。李仁达当时是靠着内乱占据了福州,也就是南闽旧都(王延政夺权后依然以建州为国都),还找了一个和尚又当了皇帝。这个朝廷中数李仁达最大,于是又把这和尚皇帝父子剁了,向南唐称臣,南唐也让他做了节度使、同平章事(这货还是南唐的宰相)。李仁达也是纵横于吴越国、南唐国之间,最后被自己的部将一刀宰了,献给了吴越国。

  而此时闽国的历史还不算完,闽国被灭后,漳、泉二州被刺史王继勋占领。留从效是王继勋的下属,对这个上司平时的飞扬跋扈不太满意,就釜底抽薪,上报南唐朝廷,把王继勋给搞定了,留从效自己就做了漳、泉二州的留后,又成了一方割据势力。但此时的留从效的势力,也就是一个小郡的水平,跟南唐比就是蚂蚁和大象,跟南闽都比不上,恐怕都不如王延政的大殷国。但留从效被南唐朝廷封的官倒是挺大,漳泉政权最高时成了一个“王”级别的政权。

  不过就是这么一个政权,靠着留从效的勤奋执政打下的基础,竟然也活到了宋太宗赵光义年间才纳土称臣。也可能是因为国土太过于偏小,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个二州政权的存在。宋太祖连吴越王国都能放过,难道会难为一个两州的节度使?

  当然,就是这么一个只有二州的小政权,也发生过内乱,靠着地震让这个政权多活了一些年,也算是福气吧。

  大概五代十国时期就是这样,但凡有点兵将有点土地,就想着反叛、割据、称王、称帝。南闽国不过一省之土,先后爆发了数场内乱,各种历史县长、市长级别的官员在史料中频繁出现打杂,往往一个部将杀了头头,他自己说不准哪天又被人杀了。这种风气一直到了北宋前中期还一直存在着,宋真宗年间的数场叛乱都与五代十国遗留的这种风气有关。甚至在宋真宗与辽朝五年战争时期的前线大将傅潜、王超都免不了这种倚兵割据称帝的嫌疑。当然,他们学习的对象肯定不是王延政、李仁达、留从效,而是石敬瑭、杜重威。

  @马前卒老师说,又要小,又不能是草台班子,我也想了想,那就是南平国吧,又称荆南、北楚,高季兴所建,为五代十国时期的十国之一。南平都城为荆州,辖荆、归、峡三州。比西梁大点有限。乃是高季兴(高赖子)所建立。(老高仅仅比后梁的建立者老朱小六岁,可是......大家查查俩人的辈分......)

  上个图,注意同志们,不是绿色的楚国,那是马楚,而是出国上面那一丢丢儿紫色:

  另外,我中午吃了个饭,@赵常清老师,没您不圣明,您先想到了,我就算是随个大遛儿吧:)

  《十国春秋》曰:武信失策未有如入觐洛京与劝唐伐蜀之二事者。夫以庄宗之猜忌,要何爱乎荆南,乃顿释狐疑,幸免虎口,危矣。至荆、蜀成唇齿之形,不待智者知之审也,而从臾兴师,鼓行前进,狧糠及米,事有固然。假门高之难不作,江陵尚有宁宇邪?虽然,蕞尔荆州,地当四战,成赵相继,亡不旋踵,武信以一方而抗衡诸国间,或和或战,戏中原于股掌之上,其亦深讲于纵横之术也哉!

  高季兴,原名高季昌,字贻孙,陕州硖石人,五代十国时期南平(又称荆南)开国君主。

  高季兴早年曾为朱温义子朱友让的家奴,后被朱友让收为义子,成为朱温的亲随牙将。后因破凤翔救唐昭宗有功,被授予“迎銮毅勇功臣”称号,迁宋州刺史。随朱温扫荡青州,累功升至颍州防御使。

  907年,朱温称帝,任命高季兴为荆南节度使。914年,被封为渤海王。后唐灭后梁后,高季兴向后唐称臣,并亲自入朝觐见。924年,后唐庄宗封其为南平王。高季兴在荆南,经常截留各国贡品,又为获取赏赐而向诸国称臣,反复无常,被诸国称为“高赖子”。

  老高名高季昌,自称东魏司徒高敖曹的后人,早年曾是汴州富豪李让的家奴。中和三年,朱温被任命为宣武节度使。李让因献出大量钱财,被朱温收为养子,改名为朱友让。后来,朱温在朱友让的家奴中发现了高季兴,见他面貌很不寻常,便命朱友让收他为养子。高季兴因此改姓为朱,成为朱温的亲信牙将,开始学习骑射功夫,并逐渐由制胜军使升迁为毅勇指挥使。

  天复元年,唐昭宗被宦官韩全诲等人劫持到凤翔投靠李茂贞。天复二年,朱温率兵攻打凤翔,李茂贞坚守不出。由于日久不能破城,朱温打算退兵。高季兴劝道:“天下的豪杰们关注此事已经一年了,我们不应仓促撤兵,而且敌军和我们一样疲惫,城破就在旦夕之间。大王担心的只是敌方总是闭门不出,以消耗我们的给养和士气。这不难对付,我有办法可以将敌人引出来。”朱温采纳了他的主张,随即命他招募勇士。高季兴招募到勇士马景。

  马景按照高季兴的计策,率几人到凤翔城下,对李茂贞道:“宣武军就要东撤啦!先头部队已经出发了。”李茂贞果然上当,开门追击。宣武军趁机攻入城内,马景却战死了。后来,李茂贞与朱温讲和,交出了唐昭宗。高季兴因功被任命为检校司空、代理宋州刺史,并授“迎銮毅勇功臣”称号。

  此后,高季兴随朱温攻破青州,改为主持宿州事务,迁任颍州防御使,并且恢复高姓。

  天佑三年,朱温攻破襄州,荆襄节度使赵匡凝投奔淮南,其弟荆南留后赵匡明投奔西川。朱温遂任命高季兴为荆南兵马留后。荆州从唐僖宗以后,战火交集,市井城邑破败不全,高季兴招聚流离失散的人民,逃亡在外的人民回归故土恢复旧业,朱温嘉奖了高季兴,授予他符节和斧钺。

  开平元年,朱温代唐称帝,建立后梁,并任命高季兴为荆南节度使。不久,朱温下诏削武贞军节度使雷彦恭官爵,命高季兴与楚王马殷出兵讨伐。高季兴命大将倪可福与楚将秦彦晖攻打朗州。开平二年,秦彦晖攻破朗州,雷彦恭投奔淮南。不久,朱温又加高季兴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此时的江陵城池残破,人口稀少,高季兴到后,招抚百姓,恢复生产。此外,高季兴任命倪可福、鲍唐为将帅,梁震、司空熏、王保义等为谋士,势力逐渐壮大。

  乾化二年,朱温被儿子弑杀,后梁国势日益衰弱。高季兴先是出兵攻归州、峡州,结果被蜀将王宗寿击败,随后以“助梁击晋”为名袭击襄州,又被山南东道节度使孔勍击败。从此,高季兴断绝给后梁的贡赋。

  梁末帝当时忙于应付北方战事,无暇顾及荆南,便对他采取优容政策。贞明元年,梁末帝封高季兴为渤海王,并赐衮冕剑佩。贞明三年,高季兴恢复给后梁的贡赋。

  高季兴去世以后,其长子高从诲承继父业。南平的国策从这一时期趋于完善和定型,在治理南平期间,从高诲与其父都有相同之处,只小有差别,其中最大的不同是逐渐确立了奉事中原王朝的政策。而且,手段更为高超和巧妙。

  高保融、高保勖、高继冲在位时期,与之前两位相比已经逊色许多,南平呈现衰退之际,导致这种局面的原因很多,南平后三位国主的才干、智识不及前两位国主以外,后周和宋朝初期,中原王朝日渐强大,统一趋势的增长,也是关键性的要素。高保融等人的无所作为,单纯保守也是必然的。总得来说,三主统治期间,高保融在位时,南平勉强可以正常运转有序。其后,南平的政治局势一年不如一年。

  建隆元年正月,赵宋政权建立。宋太祖即位之初,对南面的南平早已有吞并之心,由于南平贡奉甚勤,暂时没有找到出兵的借口,贸然兴师动众,毕竟有损新建未久的赵宋政权形象,而且极有可能导致诸侯离心,甚至对将展开的统一战争产生障碍,此种局面有违宋太祖的初衷,但是,兼并南平的意图已经不可动摇。

  建隆三年十月,趁湖南周行逢病卒、其子周保权继立之际,衡州张文表举兵叛乱,自称留后。周保权遣使求援于南平,并乞援于宋,次年二月,宋太祖命慕容廷钊,李处耘领军讨伐张文表。由于事先已实施诺干先期准备工作,宋朝对南平已是志在必得,于是,借此应援湖南的大好时机,宋军以假道之计顺便降服南平,高继冲归降于宋,高氏南平国除。

  《新五代史》曰:(宋)太祖命慕容延钊等讨之。延钊假道荆南,约以兵过城外。继冲大将李景威曰:“兵尚权谲,城外之约,不可信也。宜严兵以待之。”判官孙光宪叱之曰:“汝峡江一民尔,安识成败!且中国自周世宗时,已有混一天下之志,况圣宋受命,真主出邪!王师岂易当也!”因劝继冲去斥候,封府库以待,继冲以为然。景威出而叹曰:“吾言不用,大事去矣,何用生为!”因扼吭而死。延钊军至,继冲出逆于郊,而前锋遽入其城。继冲亟归,见旌旗甲马,布列衢巷,大惧,即诣延钊纳牌印,太祖优诏复命继冲为节度使。

  唐明宗时,高季兴得归、峡二州,合荆州共有三州,在十国中是最小弱的一国,可他是正史记载的一个国吖!

  又要小,又不能是草台班子,那最典型就是南朝西(后)梁,不要和拐骗唐僧的西梁女国弄混了:

  南朝是宋、齐、梁、陈。从齐代开始,兰陵萧氏就是皇族。梁武帝萧衍虽然不是齐国皇室,但也是兰陵萧家旁支。南齐帝国内乱,年轻的萧衍亲手开创了一个有声有色的半壁王朝。老年梁武帝萧衍怕死敬佛,国家衰弱,最后在侯景之乱中被援军围观而死。王僧辩和陈霸先两个军阀平定了侯景,实际上没有多少心思真的扶持萧家江山,互相pk之后,陈霸先宰掉王僧辩开创陈国。与其同时,早逝的昭明太子之后萧詧在西魏-北周扶持下在江陵称帝,史称西梁。从地图上看,这个国家简直就是南北朝的肚脐眼。

  (虽然向北朝称臣,但和其他南朝势力相比,西梁还不算太丢脸。因为王僧辩立的萧渊明也是北齐推荐的皇位候选人,陈霸先立萧方智当皇帝,还是要对北齐称臣)

  虽然有西魏在境内驻军,虽然领土只能算是江陵的郊区,但这个小朝廷收拢了南朝的众多文人贤臣,占据了南朝实际上的陪都江陵,算是当年南朝梁国的一个“缩水版”,外表看来还是很体面的一个国家。

  开国皇帝萧詧以文治出名,对境内勉强还说的上是个明君,一度还能借北朝兵势反攻长沙和巴陵。第二代皇帝萧岿虽然没有开疆拓土的本事,但“外交”做的不错。在西魏-北周-隋朝的交替中,始终抱住了合适的大腿。萧岿的女儿嫁给杨广为正妃,随后变成皇后,西梁也随之混到了587年,共传三代。

  萧詧还有个曾孙叫萧铣。因为大唐双龙传的缘故,他在今天也大大有名。隋末动乱中,萧铣在南方起兵,重夺江陵,一度把整个广州军区的地盘都割据了(当然人口还不够稠密),最后一次立起了萧梁国统,和李唐、杜伏威等人争夺天下。只是他本身在西梁宗室中地位不够,带出来的资源太少,没有真正建立可靠的中层军政队伍,内部实际上是非常松散的分封体制,所以集结不起力量北伐中原,最后被李唐腾出手灭掉。

  萧铣虽然投降了唐朝,但嘴上不肯服输,说老子建国和你李家夺天下是一回事,我们萧家之前三次称帝,道统还要强些,你兵强马壮赢了算你厉害,但不要抢什么道德高地批判我!这么硬气的汉子当然……会被砍头,萧铣是萧家最后一任皇帝。兰陵萧氏这四朝天子,在中国历史上创了纪录。

  但萧家的历史并没有因此结束,而是继续作为名门贵族生存。萧皇后在杨广死后,先后辗转嫁了好几任丈夫,如宇文化及、窦建德、两代突厥王等等,等到唐朝大破突厥又被迎回长安得善终。萧皇后的弟弟萧瑀一直在唐朝任官,多次出任宰相,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第九。在萧瑀和萧皇后带动下,兰陵萧氏在唐朝一共出了10位宰相,其中西梁这一支出了8位,号称“八叶宰相”。从唐朝到五代早期,萧家不到30年就要出一位宰相,证明了印刷术普及之前,世家贵族对行政能力和舆论的垄断性。

  补充:既然问题没有限于中国,那晚期的拜占庭也算一个“体面”的小国。拉丁王朝被驱逐后,东罗马帝国恢复了凯撒—君士坦丁开创的“正朔”,但领土每年都在减少。用中国领土来比拟,就是从十几个省的地盘收缩到一个小省,最后只剩首都旁边的两个县还强撑着帝国的架子。这里引用一下“活在当下”朋友的博客图片:拜占庭帝国做直观说明。

  看到有说仇池国的了,其实仇池国灭亡后,北朝和南朝分别扶持的&武都国武兴国阴平国才加袖珍啊,而且其中的阴平国一直挺到隋代周时。

  从2014年索契冬奥会主会场,驱车向东行驶14分钟,就进入了一个在苏联解体的动荡中独立出来的小国家:阿布哈兹共和国。

  阿布哈兹共和国,意味“灵魂之国”。承认它主权地位的国家仅有俄罗斯、尼加拉瓜、委内瑞拉和瑙鲁。四十多岁的谢顶男人Viacheslav Chirikba填补了外交部长的空缺,这也许是世界政治舞台上最没有希望的职位之一。

  在阿布哈兹首都附近的山区,有一个特殊的实验室——猴子实验室。这里是一个令人压抑但又不可或缺的地方。

  笼子里住着不同种类的猴子,他们从苏联时期就开始为人类服务,比如充当癌症药物的试验品,或者太空项目的实验“旅客”。

  最令人惊异的一个玩笑可能是这个:有传言说这里在苏联时期还进行过人和猿类的超级杂交实验。科学家想要把人类的智慧和猿类的凶猛、敏捷结合在一起,培养出一个超级物种。不过这个说法被实验室的负责人强烈驳斥了。事实如何,也是无从知晓。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正在筹备的“火星之旅”,肯定会选择一名这里的猴子作为乘客。因为目前人类还无法承受太空旅行中的强烈辐射。

  当地人口耳相传的另一个故事,有关阿布哈兹的起源。传说阿布哈兹是来自上帝的礼物,这片拥有美丽海洋与群山的土地,原是上帝留给自己的休养之地。热情好客的阿布哈兹人感动了来到人间巡视的天使,上帝便把这块土地赐给了他们。

  1931年,“阿布哈兹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被降格为“自治共和国”,纳入“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版图中。冲突的种子自此埋下。

  1991年苏联解体后,阿布哈兹人希望取得独立,而格鲁吉亚不同意。、军事行动、种族清洗......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愈演愈烈。

  在阿布哈兹首都,随处可见无人居住的空屋。这些空屋曾属于格鲁吉亚人。房间主人也许已经在战火中丧生,也许逃到了格鲁吉亚避难。

  不管两个民族之间仇恨再深,对于成千上万被迫逃到格鲁吉亚的难民来说,阿布哈兹才是他们魂牵梦萦的故乡。

  Muhamed Shanov从阿布哈兹逃到了北高加索一座只有几千人的小镇,叫“красный восток/红色东方”。

  苏联解体后,当地的造鞋厂倒闭,一夜间所有人都失业了。小镇的天然气和电力短缺很厉害。这里的生活,似乎一只脚还停留在十九世纪。

  在与世隔绝的小镇生活多年,Shanov还是常常被噩梦困扰。梦里是他曾在医院里目睹的血腥场面,病床上躺满在战争中失去手脚的孩子……还有他听到的有关格鲁吉亚人喝阿布哈兹妇女鲜血的传说,他们把血放到杯子里,里面再加上盐和胡椒……

  Papuna Papaskiri 找到了更好的救赎。Papaskiri是一名从阿布哈兹逃离出来的难民,他现在住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老城区。他很幸运地拥有一份工作,在广告公司当设计师。

  1993年战争打响的时候,他是最后一批从阿布哈兹逃离的难民。他本打算坐飞机逃到格鲁吉亚,但刚到机场就看到起飞的飞机在他面前被击落。

  于是他就和其他几千名难民一起逃入高加索山区,准备穿山越岭去往格鲁吉亚。这趟艰险的逃亡之旅,他们整整走了7天,路上不停有人死掉,因为饥饿、寒冷或者受伤。路上还有抢劫难民的山贼,以及虎视眈眈的野兽。

  尽管他每晚都靠着篝火入睡,第二天醒来时头发还是会结冰。逃难仓促,他们来不及从家里携带任何东西,不过他的母亲在出门前抓了一大把蜜饯。母子能够继续前行,全靠它们来果腹。

  他热爱艺术,想要通过艺术来逃避残酷的现实。如果不是艺术,他也许就跟身边的年轻难民一样,早早地死于酗酒或者吸毒过量了。

  艺术是他自救的方法,让他找到了工作,为他带来了温饱。这也是他保持着跟故土联系的方法。

  他还想方设法去搜集老照片,把他们悬挂起来,拼凑出一个已经消失的青少年时代。

  他想念着在阿布哈兹的生活,在早上吃面包、奶酪和黄瓜,再喝一点自酿的白葡萄酒。要知道,高加索出产了不亚于法国波尔多的优质葡萄酒。

  他每天都会在网上看关于阿布哈兹的视频,想念过去,逃避现实。过去的生活,始终有一种牵引难民们不放开的魔力。

  阿布哈兹的年轻一代,正在重塑这个国家。他们知道历史的伤痛,但也保持继续向前努力的信心。对于这个偏安一隅的小国而言,把自己建成一个隐秘的美景如画的“天堂小镇”,还是彻底的拥抱现代化,让资本彻底改造这里?答案未知。

  2010年,女孩Angela 25岁,她称自己这代人为“最后的战争一代”。她毕业于国际关系学院,曾经在加利福尼亚交换留学过一年。

  她的舅舅在战争中被格鲁吉亚的狙击手杀死。她不相信能和格鲁吉亚取得调停成果,她只是想两国正常地当个近邻就够了。

  Angela现在在阿布哈兹开一家日本餐厅,那里有很不错的食物和酒水。她希望有一天阿布哈兹能像日本一样,既能保存好自己的传统,又能实现高度的现代化。

  吴越是五代十国之一,共三代五位国主,国祚从907年一直传承到978年。

  这七十多年历史不要太精彩,北方皇帝走马灯一样换,南方各小国也是勾心斗角,相互攻伐。这种时候,wuli吴越国在干嘛呢?保境安民,“休兵息民”,重农桑、兴水利。是的,别的国家都在暴兵、拉着队伍砍人抢地盘,只有吴越国老老实实在家种田、发展经济。清代袁枚有诗赞曰,“世方喋血以事干戈,我且闭关而修蚕织”。

  这么老实的吴越国是怎么在乱世中活下来的呢?事大主义!侍奉中原大国,尊奉中原正朔。每当中原国祚轮替,吴越国总是会向胜利者上表称臣、表示效忠,以换取新王朝的册封。甚至,975年宋国灭南唐之际,吴越国还发兵策应,一点没有唇亡齿寒的意识。到了978年,末代吴越国主向宋纳土称降,当然可能有逼迫的成分,但吴越国都没有军事抵抗一下。

  大家可能觉得这种国家很没用,但是直到现在,西湖边还有钱王祠,供奉的是五位吴越国主。西湖边古迹很多,但是为某一历史人物立祠纪念的我知道的只有三处,钱王祠、岳王庙、于谦祠。每一位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人物。打打杀杀当然很爽,出去砍人也很威风,但是在乱世中,尽自家三代人的努力,保全一方百姓,让这些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免于战火,把江南建成人间乐土,这样的壮举难道配不上这万世香火吗?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山献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嘻嘻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pps,杭州最美的三座塔,六和塔、保俶塔、雷峰塔全部建于吴越时期,吴越国的国力可见一斑。迷信要不得啊,有钱造佛塔,怎么不去抢地盘,解放受苦受难的南唐人民?

  下面要说的这个,真符合题主所说“战乱分裂时期”产生的小国家,也符合@马前卒的“不是草台班子”的定语,也符合评论区所说的领土固定这个条件。

  安南国在后黎朝威穆皇帝黎濬的时候各种作死,于是黎恭皇统元六年,权臣莫登庸篡位登基,建立安南莫朝,也就是安南的南北朝时期的北朝。

  真要是较真的话,这个安南莫朝与中国关系不小。他篡位登基那一年是我大明嘉靖六年,九年之后的嘉靖十五年,马上而立之年的嘉靖道长准备向安南“勿谓言之不预”,起用毛伯温为右都御史,另派咸宁侯仇鸾整兵待命,准备教他做人,三年之后的嘉靖十八年也就是莫朝太宗的大正十年,道长命令毛伯温、仇鸾南征,节制文武官民三品以下,总督张经、总兵官安远侯柳珣等两广、福建、湖广各路狼土官兵共十三万人云集广西边境,云南边境作为佯攻也布置重兵。大概是宣德弃交趾之后的又一次武统安南的尝试了。

  莫朝果然识相,太上皇帝莫登庸带着自家侄儿莫文明、大臣武如桂、杜世卿、邓文值等四十余人自己绑了自己,到镇南关云南巡抚汪文盛军中乞降,献上安南地图和金银珠宝等物,请求内属明朝,同时割让高平一带的安广、永安州、澌浮、金勒、古森、了葛、安良、罗浮诸洞土地。道长很开心,令广西布政司颁赐《大统历》,设安南都统使司,封莫登庸为安南都统使,子孙世袭,改其十三道为十三宣抚司,各设宣抚、同知、副使、佥事,听都统黜陟。名义上这安南又成了中华之地。

  可惜出来混迟早要还,万历十九年后黎朝哦不,北伐莫朝,次年攻克升龙,活剐了莫英祖,阵斩了莫景宗,俘杀莫闵宗,这莫朝基本玩完。可惜总有例外,如同明朝亡了有南明,这莫朝没了也有宗室,这其后又出来一堆莫家人继续复国大计,并在南明永历五年之后一度与南入中越边境的明军余部联合作战,北打清军南打黎朝,这个“安南都统使”的头衔也一直存着,直到永历八年才承认大局已定的黎朝为安南国王,但是这个安南都统使的衔也一直保留。

  然而如果就这么着也没啥了,问题在于这里面插曲海了去了,天启六年的时候,后黎朝实权人物郑梉派攻陷莫家大本营高平,擒杀太上皇莫代宗莫敬恭和莫朝皇太子,莫光祖莫敬宽则与次子莫敬完遁走明朝。虽然那时候大明对付东北的后金很吃力,但是这时候对名义上的安南都统司还是比较护犊子,于是在明朝的压力下,后黎朝封莫敬宽为太尉、通国公,准许他回到高平,这个时候的莫朝,基本就是个县级市。崇祯十七年,我家先帝殉国,后黎朝趁着中原大乱于是大举进攻高平,结果被莫明宗莫敬宇击败,本来几乎玩完的莫朝就此回光返照,还经常和南明眉来眼去的,著名的南明督师阁部郭之奇就流落过莫朝,两家一度合兵反攻广西数州府县。

  永历十六年,我大明昭宗被弑云南府,莫朝正式换了门庭,改奉清朝为宗主,清朝遣使封之为归化将军、安南都统使。。。(⊙﹏⊙)……居然还是这个衔……

  永历二十七年(康熙十二年),吴三桂反清,莫明宗莫敬宇在高平公开采用了吴三桂的“昭武”年号,并为吴三桂提供粮草支持,于是在清军平定三藩之乱后联合后黎朝郑家军队一起灭了这个苟延八十年的流亡政权。

  永历三十一年(清康熙十六年),莫明宗莫敬宇兵败,逃往广西龙州,流亡莫朝灭亡。

  咸丰初年,粤西举义,三年后占据金陵西征北伐。此时在湖北随州有个叫赵邦璧的人,因为受不了随州官府的欺压,于是率众而反,建国号曰“后宋”,设丞相、将军,铸“后宋通宝”钱,拥兵数万,横跨数县。不久被清军大举围攻,赵邦璧战死,余部投太平军,后宋帝国灭亡。——《随州志》

  没记错的线年之前敢直接把自家国号叫后什么的,拢不出一把手(“后金”这个有争议就不说了)。本来这样的无聊政权真不想说的,但是既然很多人都把红军扶持的川西的政权贴上来了,这个也勉强分享与大家,聊博一哂。

  话说前几天被拉到一个千人历史大群,然后发现里面在夸大宋文治武功,说是大宋对元朝战争中胜多败少云云,我说没错,大宋三破元都两入高丽,东西驰骋如入无人,跃马兴庆府扬刀朔漠上,威武一时无两。结果遭到群里一顿臭骂:你对大宋一无所知!于是被踢。-_-

  然后有人私戳我,说我进群就黑宋,是不是特意来消遣他们,我说你们不是说宋么?他们说对啊,我说我说的就是宋啊,他们说哪个次元的宋又是打兴庆府又是破元首都的?我汗-_-。。。

  韩宋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草莽政权,它的出现是必然,就算不叫宋,也会叫唐、汉、周,等等。喜欢它,是因为它的活力,自唐末甚至安史之后不断萎靡的汉人们,在“韩宋”这场闹剧里展现出的是超人的活力——说他们远迈汉唐不为过。

  一群社会底层暴民的命运之争,一块石头引发的血案,一群据说连菜刀都要申请才能使用(此处存疑)的四等贱人却能打得当年雄霸亚欧、灭国六十的蒙古人丢盔弃甲,从蒙古人到波斯人,从高丽人到回鹘人,有一个算一个,暴民们只是轻蔑的摇摇手指:你们不行。

  这么一群草莽英雄,却打下终两宋三百年不能染指的兴庆府(李武、崔德),能兵锋直逼元大都不过六十里之遥的东四环(毛贵),能跃马出塞连克辽金西京、元中都、元上都、辽金东京、辽金中(上)京,两入高丽逼得高丽王渡海而逃(关先生、破头潘),能在自身被围的情况下发兵支援同样被围的部属(刘福通援益都)。造反,对他们而言似乎是使命,面对不可一世的蒙元职业军人,他们选择“日治战马,一无退意”。

  明玉珍,徐宋(也就是俗称的天完政权,此处从明玉珍陵墓出土文物的称呼)政权部将,后带队西征川蜀,却传来了老东家被同事干掉的消息。一如符坚身死而吕光建立后凉的故事,徐寿辉身死,明玉珍割据川中建立明夏。更巧合的是,吕光和明玉珍都是重瞳。。。

  据我的考证,明夏政权的疆域大概就是元朝四川行省外加湘西、贵州土司,最盛的时候曾三路大军伐滇占据了现在昆明以北的东川、乌蒙、乌撒、建昌等路。考虑到明夏出自南派红巾军,南派红巾军是彭莹玉等人倡导的,而彭莹玉是明教五散人之一,而兵败云南却是因为元朝云南世袭大理总管段功的反攻,所以,明夏攻云南之战可以脑补出一个明教大战大理段家的武侠故事。嗯,一颗赛艇。

  明夏其实还算个老实巴交的政权吧,太祖、幼主两任帝王治蜀十年,举办两次科举,选出两任状元,前期官职用周礼里面的冢宰、宗伯,后期用宋元官制的平章、枢密;行政上不仅对汉地州县进行了重组比如设置江油县,而且对湘西、贵州的土司也实行了有效羁糜,以至于明朝将领康茂才据说就是死在效忠明夏的湘西土司手里(此处存疑)。

  洪武四年,傅友德自北而南、廖永忠自东而西两路平蜀,完胜,幼主明昇衔璧而降。一年后与陈友谅家的儿子一起被送去属国高丽,朱元璋让他们“不做官,不做民,闲住”。没有昨夜东风的小楼,也没有人问他颇思蜀否,在三千里锦绣河山的箕封之地,他又活了二十年,子孙显赫李朝,此为后线的都知道,如果一口气吞并敌国土地太多会导致恶名爆棚,然后国内有剿不完的林登万们。

  金朝在灭了北宋之后,一度将宋金边境压制在秦岭-淮河一线,几乎囊括了整个黄河流域,很显然他们吃撑了,于是在天会七年,恶名太高的金朝吐出来一个附庸国——伪齐。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伪齐的领土虽然占据了宋朝失地的四分之三,但是伪齐对这些领土没有核心啊!!!摊手。。。

  于是很搞笑的一幕出现了,宋军表示我打不过女真,我还打不过伪齐?于是当宗主国金国带着附庸伪齐一起来打南宋的时候,南宋军民喜闻乐见的就冲着伪齐军队冲了过去。。。如此八年,金朝觉得实在不像话,于是正式吞并伪齐。

本文链接:http://drakh.net/mobierxian/441.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