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神算报 > 莫比尔县 > 正文

阿拉巴马州的25位议员看了这些女孩的故事你们心痛吗?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17

  2018年5月,爱尔兰就是否废除堕胎禁令举行全民公投,近三分之二的选民投票赞成废止宪法“第八修正案”,支持堕胎合法化。(点此回顾:当我们在讨论为人父母需不需要持证上岗时,这个国家在讨论为人父母是不是由自己说了算)

  然而一年后的这个五月,美国阿拉巴马州参议院通过的一项法案用举世震惊来形容毫不为过,正是那让爱尔兰人奋斗了二十多年才废除掉的堕胎法案。

  这项法案不但禁止一般性堕胎,连被性侵这种极端情况下需要进行的堕胎也要禁止,与此同时还会处罚进行堕胎手术的医生。更让人不理解的是,35个席位(男31女4)中的25张赞成票全部来自共和党的男性议员(共27位共和党议员,有2位未投票)。

  反对堕胎法案的少数党领袖博比辛格尔顿注意到了这种不平衡。他说:“这儿可是有27个男人来教女人,她们究竟应该怎样支配自己的身体。”

  而随着州长凯伊维(Kay Ivey)签署通过,这项法案(bill)正式成为了法律(law)。

  这是历史的倒退吗?我们无法判定,但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女性愤怒了。女星贝茜菲利普斯呼吁大家勇敢分享出自己的故事:

  每4名妇女中就有1人堕胎。许多人认为他们不知道都有些谁,但#你认识我。所以,让我们这样做吧:如果你也是这四分之一里的一份子,让我们分享出来,结束这个耻辱。使用#你知道我 这个话题,分享你的故事。

  那年我十六岁,被学校的一名志愿者强奸了。胎儿引起了内出血,我离死亡只有15分钟的距离。我只是一个高二的学生,却因为一个男人的选择差点死掉。那时,不是我死就是胎儿死。

  #阿拉巴马州参议院宁愿像我这样的人死掉。他们宁愿我生下一个我压根不想要的孩子。你们这些可怕的老男人,哪怕只有一次,拜托别动我的身体好吗?!

  我22岁的时候被一个大我很多的男人强奸了,我和他约会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在我们唯一一次的性生活时,他搞小动作了。几个星期后,我发现验孕棒上显示着阳性。我很难过。那个强奸犯嫉妒心极强,在我们约会的短短几个星期里总想要控制我,而我不可想因为一个孩子余生都被束缚在他的身边。

  当然我也没法独自抚养孩子,我连医疗保险都没有。所以我在整整六周的时候就去了计生所(那时候堕胎还合法),并流掉了强奸犯的孩子。如果那时我没法实施安全合法的人流,我绝对会想其他办法来流掉的。否则我早就死了。我们可不能倒退回去。

  我大学时的男朋友在我妈妈家的地下室强奸了我,他的词典里没有“不”这个词。这件事改变了我一生,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妈妈发生了什么,因为我觉得似乎没有人会相信我。

  2012年,我堕了一次胎,我还没有做好生孩子的准备,我就是那四分之一#YouKnowMe。手术后我立即哭了起来,这是最难做的决定之一,但如果我不做这个决定,就无法成就七年后的我。

  我20多岁的时候堕过一次胎。完全不后悔。因为我能行驶我的选择权,现在我能为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

  如果我没堕胎的话,可能早就死了,我的丈夫就会成为鳏夫,而我一岁的宝宝也会失去妈妈。

  对我来说这件事太难以启齿了,我喝醉了,他没经过我同意就悄悄拿下了避孕套,第二天早上再吃(避孕)药为时已晚。#你认识我,现在是时候让我不再为此感到羞愧了。

  做出那个决定并非易事,但在当时是个正确的选择。我们家有个女性不得不在被强奸后选择堕胎,还有一个在丈夫离开只给她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后不得已选择了堕胎。我会继续为女性权益而战。

  我女儿当时一岁,我很清楚我养不起第二个孩子。那是我一生中做过的最困难、最痛苦也是极度私人的决定。政府介入这种高度私密的事真是太可笑了。

  15岁的时候堕过胎。唯一后悔的是那时任由别人对我的选择指手划脚。我希望有生之年人们能消除对堕胎的偏见。

  我当时19岁,大二,与重度抑郁症作斗争。我一直对怀孕的事耿耿于怀,但有一个安全的合法堕胎让我得到了我需要的帮助,并顺利毕业。后来我从事的是高等教育工作。

  难以想象,如果没有堕胎,这些女性的生活如今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看到推特上这么多女性讲述的亲身经历后,那25位议员会不会心痛?

本文链接:http://drakh.net/mobierxian/691.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